全本书屋>小道士笔记>目录>

1190.第1190章 臭鬼僵煞

1190.第1190章 臭鬼僵煞

小说:小道士笔记作者:潜水鱼字数:2096更新时间:2017-03-02 07:24:46

  

  这一下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,本以为已经制住了那鬼娃的煞气,桃树下面下面埋的不过一具小孩的尸体而已,挖出来焚化既可了事,没想到居然冒出一股黑气!

  “唔……咳咳……怎么这么臭!”二师叔捂住鼻子连咳了好几声,我们也吓了一跳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只见浓烟散去之后,露出了一个呲牙咧嘴的怪物,浑身黑紫,腹大如鼓,身上长着毛毛须须的树根,头上顶着一棵桃树站在我们面前!

  我靠,难道这个鬼娃自己爬出来了?我们大吃一惊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恶臭熏的差点窒息了。

  我知道鬼魂是有臭味的,因为它们属于阴秽之物,喜欢寄生在阴暗的厕所和下水道里,所以民间才称它们为“脏东西”,但是这么恶臭难闻还实属少见。

  那怪物挣扎要向我们扑来,但是被太师父的两道法绳和镇牌镇住,能力受到了限制,无法向攻击我们,只好张开嘴巴呵呵的发出黑臭的气息,把我们熏的无法靠近,捂住鼻子不敢呼吸。

  “臭鬼僵煞?”太师父双眉一抖,急忙捂住了嘴巴,另一支手掏出一张黄纸符,用剑指夹着,捂住鼻子不知道念了一句什么咒,随即手腕一抖,那张黄纸符嗖的一声飞了出去,一下封住了那怪物的嘴巴。

  “好了,你们可以呼吸了,我已经封住了它的嘴巴,应该没有那么臭了。”太师父笑着说。

  我们松开鼻子一闻,果然没有那么臭了,不过那怪物还在挣扎着,看起来很恐怖,幸亏有两道法绳困着它,否则它顶着一个桃树发疯,那就太可怕了!

  太师父掏出一根银针,嗖的一声扔了出去,正好扎中那怪物的咽喉,那怪物咯的一声就不再动弹了,像一棵树一样僵直的站在了那里。

  我这才发现太师父扔出的那张符纸比较怪异,我还从来没见过,远远比一般的符纸大很多,就像一个大口罩一样,几乎把那怪物的整张脸都盖住了。

  “太师父,你用的是什么符纸,怎么这么大啊!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太师父微微一笑说:“这个是倒有符,一般轻易用不上的。”

  “倒有符?”我听得一头雾水,因为这种符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  “这种符来自一种酷刑,夏朝有一种酷刑叫倒有,也叫吊虔,就是用几张白纸盖住受刑者的脸,然后用磨盘在受刑者的胸口来回碾压,直到受刑的人从嘴里吐出血汁,把盖着脸的白纸染红,这种纸如果挂在窗户上就可以镇邪,后来演变成一种镇符,可以用来封住别人的嘴巴,若是得了恶性疾病,狂喷鲜血,用此符亦可止吐。

  刚才实在是太臭了,我迫不得已才用了这种符,封住了臭鬼僵煞的嘴。”太师父解释道。

  “臭鬼僵煞……这东西到底是鬼还是僵尸啊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  太师父说:“此物已经形成了鬼僵同体,是五鬼桃树桩中最厉害的一个,如果不是我事先用法绳和两道镇牌束缚着他,他早就发作了!”

  “鬼僵同体?”我不解的嘀咕了一句。

  太师父点了点说:“是的,它既是鬼煞也是僵尸,这种情况是极为罕见的,因为被黄六甲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死,又被咒束缚了灵魂,所以灵魂无法离体,和七魄同在,因为频临鬼门,吸收了太多的鬼气,所以才奇臭无比,形成了臭鬼僵煞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这么恶臭,师父,该怎么处置它啊?”二师叔说。

  太师父说:“还是和原先一样,把它的尸身和桃树分离,然后把它烧了。”

  七师叔捂着鼻子说:“师父,能不能不分了,这玩意儿太臭了,干脆连桃树桩一起烧了吧!”

  太师父连连摇头说:“万万不可偷懒,如果不把桃木桩从它体内取出,烧化之后它不但不能解脱,而且鬼魂和桃木精会完全融合,那就再也无法分离,就会变成可怕的桃木鬼,哪就更麻烦了,到时候所有的桃木法器都会对它失效,连桃木镇牌都镇不住它,因为他本身就是桃木鬼!”

  家听了太师父的话,顿时吃了一惊,只好忍着臭气将那个鬼娃的尸身从桃木桩上分开,然后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不争大和尚和锅盖少不了又得超度一番。

  把最后一根鬼娃桃木桩处理掉之后,桃木林一下安静了下来,顿时祥和了很多,烟雾缭绕的瘴气已经消失大半,基本上可以看清前面的方向了。

  我们仔细一看,前面至少有几百根桃木桩,不过都已经长成了桃树,也不知道桃树下面是否埋有尸骨,但是我觉得这片桃林还是不正常,有很重的阴气。

  太师父仔细看了一下前面的方向说:“好了,五个鬼娃桃木桩桩已经全部除掉了,但是桃林下面似乎还埋有不少尸骨,不过没有了鬼头为他们撑腰壮胆,这些普通鬼魂倒也不敢出来胡闹的,我们现在可以穿过这片桃树林了,你们跟在我后面快步走过去就是了!”

  太师父说着站起身,领着我们向前走去,大约十分钟左右,我们就顺利穿过了这片桃木林,如果不除掉五个鬼娃,我们根本过不了桃木林,甚至有可能被困死在桃木林里。

  出了桃木林,太师父又带着我们走了一二里路,锅盖儿走着走着,忽然一个趔趄跌倒在地。

  “锅盖儿,你怎么了?”我吃了一惊,急忙扶着他坐了起来。

  锅盖儿两眼无神,软绵绵的说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……头晕啊。”

  不争大和尚连忙抓住锅盖的手腕,用三根手指压住锅盖儿的手腕脉门,沉默良久,一言不发,脸色却变得越来越严肃。

  太师父仔细看了一眼锅盖的脸色说:“不争师父,不用号脉了,这位小师父恐怕是中毒了!”

  “中毒了?”不争大和尚一愣。

  太师父说:“是的,中毒了,刚才我们在桃木林的时候或多或少都吸了一些瘴气,这小师父心性单纯,估计吸了不少瘴气,刚才走的急了点,加快了血液循环,导致会毒气发作,所以小师父才出现了中毒现象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