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小道士笔记>目录>

522.第522章 血龙脉

522.第522章 血龙脉

小说:小道士笔记作者:潜水鱼字数:2085更新时间:2017-03-02 07:22:44

  

  “师父……”玄真子匍匐在老道士的脚下嚎啕大哭,哽噎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我早就给你说过,郑大善人绝非善人,他只是没有做过大恶而已,可是你偏偏不听,那样的风水宝地岂是他郑家这种人家能够享用的?”

  老道士怜悯的看着玄真子,拉起他的裤脚一看,一道血红刺目的筋脉暴突了出来,老道士看得猛然一惊,不住的摇头叹息道:“唉,你到底为了个啥啊……就为了郑家大小姐吗?”

  “师父,我逆天而为,自作自受……”玄真子面带苦涩,话还没说完,忽然街上传来一阵嘈杂之声,有人大喊道:“土匪来了,要抢劫了,快跑!”

  紧接着传来了一阵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和烈马的嘶鸣声,一彪人马如狂风般卷了过来,为首的是三个彪形大汉,黑布蒙面,只露出两只凶狠的眼睛在外面。

  “各位父老乡亲,大家不要怕,近年时运不济,家境败落,所以我们只好出来求财活命,识相的都把银子准备好,乖乖的递上来,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  领头的三位大汉向街道两边的商铺吆喝着,绸布店的王掌柜一听,连忙从柜台里抓了一把碎银出来,陪着笑脸说:“嘿嘿,好汉,就这么多了,请拿好!”

  说着伸着双手将手里的碎银递给为首的蒙面大汉,那位大汉骑在高头大马上并没有下来,看着王掌柜一阵冷笑:“哼哼!”

  忽然从背后抽出一把钢刀,只见寒光一闪,王掌柜一声惨叫,血溅数尺,手里捧着的碎银散落一地,同时落在地上的,还有他的脑袋!

  “你以为是打发叫花子呢?我实在是不想杀人,只是为了告诉你,命比钱重要,可惜你已经听不见了!”

  说着将手里带血的钢刀向旁边的店铺一指:“你们还不把银子包在包袱里,挂在我的刀尖上,慢了我要你们的小命!”大汉面罩上的黑布抖动着,发出低沉的声音。

  旁边店铺的掌柜吓得脸色煞白,为了保住性命,连忙对账房说:“快快快……把整锭的银子包在包裹里,孝敬这位好汉爷爷!”

  账房一听,顿时不敢大意,再不敢用碎银打发了,生怕一个闪失掌柜的小命就没了,慌忙将整锭的银子装了一大包袱,哆哆嗦嗦的挂在了大汉的刀尖上。

  大汉用刀尖掂量了一下包裹里的银子,手腕一抖,包袱就自动飞起来挂在他的肩上,于是用刀尖一指街边的另一家店铺,杀气腾腾的说:“下一个!”

  其他几位蒙面大汉跟他一样,都骑在马上不下马,只是用钢刀直着街道两边的商铺挨家要钱,那些掌柜的见这群土匪杀人如儿戏,绸布店的王掌柜顷刻间死于非命,哪里还敢怠慢,纷纷将银子装进包袱,挂在了他们的刀尖上,不大一会儿,这群人就将街上的商号挨个洗劫一空,然后一阵唿哨之声,策马而去,转眼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谁也不知道这群土匪是哪里来的,来无影,去无踪……以至于土匪走了,这些人还反应不过来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人们才反应过来,王掌柜的家眷传来了嚎啕大哭声,可怜王掌柜只是因为吝啬了一点,就落得了个身首异处。

  “徒儿,看到没有……这就是你造的孽啊!”老道士对玄真子说。

  小道士一脸不解的说:“是我造的孽……徒儿愚钝,还请师父明示。”

  老道士说:“我听说最近有一股土匪骚扰百姓,这股强盗不是别人,正是郑大善人的几个儿子,郑家破落之后,他的几个儿子不愿意过穷苦生活,聚集了一群走途无路的年轻后生,已经啸聚为寇了!”

  “啊……郑家的后人当土匪了?”玄真子吓了一跳,他不敢想象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

  老道士重重的叹了口气说:“唉,我出去云游就是为了躲避郑家的纠缠,他家没那么大福气,强行点了风水,只能当草头王……你若不帮他们点这个风水,郑家最多也就出几个纨绔子弟而已,还不足于危害老百姓,这下可好,你强行帮他家点了风水,郑家开始起兵闹事儿了,既是将来封王拜侯,那也是靠杀戮起家,祸害的是百姓啊!”

  “师父,我错了……只可惜我现在成了废人,否则我一定要破了他家的风水!”玄真子悔恨莫及。

  老道士看着玄真子说:“徒儿,你命中合该有这一劫,经过这次劫难之后,你的尘缘也尽了。”

  老道士说到这里,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你在这里等我三天,我去办一件事就带你回山!”

  说完起身就要走,玄真子一听,一把抓住了师父的脚:“师父,你要到哪里去?”

  “徒儿,为了百姓免遭杀戮,为师只能去做一件恶事,破了他的祖坟风水!”老道士说。

  “师父,万万使不得啊!”玄真子连忙拦阻道。

  老道士说:“你为何不让我去……我这也是为了你啊,我若不破了他的风水,将来百姓血流成河不说,你也因为天谴活不过三十岁!”

  “我已经遭了天谴,能不能活过三十岁已经不重要了,关键是那个风水现在已经动不得了!”玄真子急声说。

  “为何动不得?”老道士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师父,你看……”玄真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,递给了老道士。

  老道士打开布包一看,里面包着是一撮猩红的泥土,微微一闻竟然散发着血腥之气,脸上不禁变了颜色。

  “你这包土是从哪里来的?”老道士问道。

  玄真子说:“师父,这包土正是郑家祖坟上的土,没想到他祖先的骸骨居然应了血龙的脉气,血龙残暴嗜杀,其脉气所带的红煞可是无法破解的,有自动护墓作用,若要破坏这样的风水,那可是九死一生啊!”

  老道士听了玄真子的话,沉吟不语,脸色越来越凝重了,过了很久才仰天长叹道:“唉,真是作孽啊……我为师无方,带出你这样的徒弟,惹出这样的祸端,理应我去承担责任,别说是九死一生,就是有去无回,为师舍了这条性命,也得替你去补这个过啊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