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小道士笔记>目录>

224.第224章 杀生符

224.第224章 杀生符

小说:小道士笔记作者:潜水鱼字数:2206更新时间:2017-03-02 07:21:50

  

  没有倒影?我吃了一惊,这可是正午,烈日当空的怎么会没有倒影呢?

  听了七师叔的话,我暗吃一惊,仔细一看,围绕在万麻子身边的几个人,果然没有在太阳下面留下影子!

  卧槽,难道真的是白日鬼?我大吃一惊,揉了揉眼睛,又抬头仔细看了看,还是没看到人影,我顿时浑身打了个冷颤,虽然是烈日当空,我却忽然感到脊背发麻,浑身发冷。

  自从跟师父学玄术我还从来没见过“白日鬼”,只是听师父说有这种东西,白日鬼是一种很强大的鬼魂,不怕日光,可以完全显形,在大白天混迹在商场超市,街头小巷人流密集的地方,和普通的人没什么区别,唯一的区别就是地上没有倒影!

  但是我从来讲过这种东西,也许我见过自己不知道,因为大白天谁也不会去注意对方有没有倒影?,据说见到白日鬼要倒霉的,没想到今天还真见到白日鬼了!

  七师叔说:“瞧见没?这群人看起来很多,其实只有三个人!”

  听了七师叔的话,我暗暗吃惊,这群人有十几个人呢,怎么会只有三个人?

  我瞪着大眼睛仔细的看着那群人,发现只有那个打伞的青年和另外两名随从有倒影,其余的人皆无倒影,而且在百米之内都感到这些人影有些虚幻,模模糊糊的总觉得有点看不清楚,我还以为我的视力有问题,没想到是这些“人”有问题……

  随着这群人越走越近,他们的人影变得渐渐清晰起来,因为速度很快,我根本来不及看他们长什么,只敢感觉到一阵很强大的力量从我们掠过,一阵阴风把我的头发都吹了起来!

  我顿时感到煞气逼人,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额头,就在我挡住额头的时候,他们很快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,奇怪的是他们的走过之处,都会在身后掀起一阵若隐若现的烟尘,使那群人影变得有些虚幻,就像脚下带着风一样,直到他们远去走向海边,身影又变得朦胧模糊起来……

  这群人到了海边之后,很快从小岛驶来一艘快艇,停在岸边,上了快艇之后,迅速向小岛驶去,很快就消失在大海深处。

  “好大的煞气!”七师叔自语道。

  “煞气……什么是煞气?很威风啊!”赵鹏傻傻的说。

  七师叔看了赵鹏一眼说:“你懂个屁,有煞气的人走进村庄都会鸡飞狗跳,因为他身上带有煞气,牲口见了都怕,猪圈的猪见了一般人懒洋洋的,但是见了杀猪的屠夫立马屁滚尿流的,避之不及,这就叫煞气!”

  赵鹏不吱声了,通过长期观察,我发现他的智商也就是六七岁儿童的智商,别说他不懂什么是煞气,既是大多数普通人也不懂什么是煞气。普通人看到的是某人很“威风”,或者说很有“气场”,但是他们不知道这种气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。

  “煞气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  我忍不住问道,因为跟着师父的时间太短,他根本没有时间系统的教我这些东西,既是有时间他也懒得教我,因为在他眼里这都属于邪祟巫法,所以他只教我正法,不教邪祟巫法。民间谈煞色变,其实我对煞气的理解也很模糊。

  七师叔说:“当然很厉害啊!道法里面有杀生符的,古代打仗出征前也要血祭杀生符的,杀生符往地上一戳,连昆虫蚂蚁都要绕道走!”

  “杀生符?这么厉害!”我吃了一惊,还没听说过杀生符。

  七师叔说:“在远古时期,军队出阵打仗的旗帜上面都锈着青龙白虎,玄武朱雀,那时候不叫旗,而是叫幡,青龙幡,白虎幡,尤其是白虎,是非常嗜杀的神兽,被称为‘监兵神君’,有军队必有白虎幡,实际上这就是“杀生符”,杀生符有着神奇的杀戮能量,两军对阵,那边煞气大,那边胜获胜的机率大,后来演变为旗帜,为啥打仗的时候无论多么惨烈旗帜都不能倒下,因为杀生符倒了,整个军队就没了杀气,自然就会一败涂地,一泻千里!”

  “原来军队上的旗帜就是杀生符……还有这个说法啊!”听七师叔这么一说,我才忽然明白旗帜意义,感到十分新鲜。

  “难道煞气真的可以修炼?”我想起天煞帮的黑白无常,用煞气作为攻击武器,瞬间击倒几位大巫师的情景。

  七师叔说:“当然可以修炼,咱们在泰国见到的那位白脸小子,他打出去的白光其实就是白虎煞!”

  “他打出去的白光原来是白虎煞?怪不得那些人都嘴脸乌青,口吐白沫,这么说天煞帮还真是玩煞气的专家!”我有些吃惊。

  七师叔说:“天煞帮,自然是煞气为主,不然怎么叫天煞帮?

  但是煞气性格暴戾,难以驾驭,虽然修炼煞气可以获得很强大的功法,但是对自己的伤害也很大,所以被道家列为禁咒,一般人都不会去习练它,练不好把小命都送了。

  天煞帮以修炼煞气开宗立派,在隐秘的玄术江湖独树一帜,必然有过人之处,咱们这次一定要小心才是。”

  我没想到天煞帮这么厉害,顿时心里有些紧张。

  ,“七师叔,要不咱们租个船,先绕岛转几圈看看情况再说!”

  我本以为这个想法很聪明,没想到说:“你这是小聪明,这里又不是风景区,根本都没有游客到这里的,你租个船小岛周围转圈子,人家马上就会注意你,一旦对方提高警惕,我们就会劳而无功!”

  “那咋办,又靠不了岸?”我也没折了。

  七师叔舒服的往沙滩以上一躺,戴上太阳镜说,只说了一个字:“等。”

  “等?”我不解其意。

  七师叔秘而不宣的说:“对,等天黑!”

  我明白了七师叔的意思,他是想等天黑以后,坐鬼抬轿过去!

  我看了看深蓝色的海水,心里有点发怵,平时坐鬼抬轿都是在陆地上跑,这次要过海,我心里有些紧张,万一那些鬼轿夫两腿发软,把我们扔到海里可就完蛋了!

  我也躺下闭着眼睛养神,赵鹏蹬在地上挖沙子玩,其实鬼抬轿下午就可以施法飞行,但是天不黑我们不敢这么做,担心吓着别人。

  直到天黑以后,七师叔坐了起来,他看了看赵鹏,发现他还低着头玩沙子,像个孩子一样,嘴里还嘀嘀咕咕的,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七师叔叹了口气,忽然伸手在赵鹏的头顶上轻轻一拍,赵鹏头一歪,顿时浑身僵硬,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