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小道士笔记>目录>

39.第39章 鬼语情话

39.第39章 鬼语情话

小说:小道士笔记作者:潜水鱼字数:3178更新时间:2017-03-02 07:21:17

  

  师父用符镇封住卫生间后,又递给我一道符咒让我封住大门。我看了一下手表,已经下午六点,说明邪灵已经开始活动。

  进路和退路封死之后,师父穿上道袍,开始设坛作法,他并没有让我给窗户贴镇符,这并不是他百密一疏,而是手下留情。大凡道士捉鬼都要经过驱、抓、谈、放、四个过程。

  道士一来先是驱邪,道行浅的小鬼早早就溜了,这样双方都给面子,道士不为难小鬼,小鬼也不让道士难堪,病人也好了,主家还说道士法力高深,最后皆大欢喜。

  如果有些小鬼自持有些道行,赖着不走,那就对不起了,你不给我面子我也不给你面子,道士就要下手抓鬼了,这是一个双方斗法的过程,谁败了谁走,大多是道士捉了小鬼,也有小鬼道行深的遇到了菜鸟道士,这时候道士就倒霉了,不过这种情况很少。

  道士抓了小鬼并不会将它至于死地,而是跟它商量,只要答应不害人了就放它走,这时候小鬼百分之百都会答应,这就是驱邪抓鬼的一个流程。

  虽然师父摆的架势很凶,把前后路都封死了,一副赶尽杀绝的样子,其实还是给小鬼留了情面,只不过是想震慑一下它,让他知难而退,这就是他常对我说的,对付小鬼要有雷霆手段,菩萨心肠,如果小鬼这时候离开逃走他绝对不会追究。

  师父摆好法坛之后,默念了几句咒语,大概是给那位小鬼传话,也算是对它的警告,让它速速离开,否则就要抓它了。

  念完咒语之后,师父口含符水,步罡踏斗,在客厅的四个角落各喷了一口符水,然后喊刘宝斋夫妇出来。俩人出来之后见师父一身道袍,法相庄严,眼神都变了,尤其是刘宝斋的老婆,顿时目露崇敬之色。

 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,狗配铃铛跑的欢,道士没有道袍这身行头,还真唬不住人。

  师父对刘宝斋说:“你去看看你闺女好些没有?”

  刘宝斋看了老婆一眼说:“你去看看!”

  他老婆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,面色惊恐的说:“太能吃了,还在大吃大喝呢!一早就吃了一只烧鸡还不够,还说要吃凉拌猪耳朵,还要喝酒,还要给我她买烟抽。。”

  我一听顿时一愣,一个姑娘怎么能吃这么多,而且还要抽烟喝酒,还要吃猪耳朵……这那是待字闺中的姑娘?这分明是一个抠脚大汉的饮食喜好啊!

  “嘿嘿,我女儿原先不是这样的……她很乖的。”刘宝斋看到我们神色异常,尴尬的陪着笑脸解释道。

  我和师父对视了一眼,顿时心领神会,知道小鬼没走,师父倒也不着急,这都在他的预料中,它敢附在刘宝斋身上挑衅我师父,说明它是有两把刷子的,况且这个小鬼和其他的小鬼不一样,它是刘宝斋请的家神,俗话请神容易送鬼难,哪有那么容易撵走的!

  “大师……咋。咋办?”刘宝斋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你们别吱声!”

  师父把手指放在嘴边,做了一个禁口的手势,他走到茶几边坐了下来,他端起一杯茶慢慢品了起来。

  “你别闲着,准备朱砂,黄纸!”我连忙拿出黄纸铺好,把朱砂调好,放在茶几上。

  师父放下茶杯,让刘宝斋把茶具撤走,然后摆上法坛,焚烧三根清香,高举过顶,然后插于法坛之上。

  师父神情肃穆,端坐在法坛边,双目微闭,屏息敛气,凝神内视,犹如仙人坐禅。

 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,师父忽然双目一睁,精光闪闪,他一把抓起朱笔,蘸上朱砂,起笔犹如暴风狂龙,将一口真气灌注于笔,一气呵成在黄纸上画了一张神符,落笔藏法,神符画成。

  画符的基本功我练过,要全神贯注于一点,不可有杂乱意念,不可气息中断,不可逆乱,要气息如虹,沉稳如山,不同的修为画出的神符力道也不同,甚至有人画出来的符箓就是废纸一张。

  画完符箓之后,师父让它慢慢阴干,然后对刘宝斋说:“你这闺女发病有多久了?除了能吃之外还有啥古怪行为?”

  刘宝斋说:“我这闺女三个月前还好好的,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发烧,说胡话,我还以为是感冒,一直当感冒治疗,后来到不发烧了,倒是特别能吃,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饭,这还不说,有时候偷偷抽我的烟,最古怪的时候半夜三更11点到一点钟之间,她的房子非常热闹,就听到他跟男人说话,有说有笑的,刚开始我还以为她谈恋爱了,心想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,半夜三更的还把男朋友留在房间?这不是败坏我的家风嘛!

  我怒冲冲把门踹开就进去了,结果进去一看,就我闺女一个人,哪有什么男人,我觉得很奇怪,明明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见不到人呢?

  我问我闺女,野小子哪里去了?我闺女摇摇头,啥也不说。

  我不死心,就把我女儿的房间翻个了遍,就连窗户阳台我都查看了,最后连个人影都没找到。

  我虽然觉得可疑,但是也没办法,只好把这事先放了下来,后来就多了个心眼,发现每到晚上十一点过后,她房间就开始热闹起来,又说又笑打情骂俏的,我听着气大啊!就火冒三丈的闯进去,准备捉住那野小子很揍一顿,结果进去啥也没看到,只有我傻闺女直愣愣的看着我。

  我以为她是在看电视,就把电视机给他关了,嘱咐她早点睡觉,后来我因为生意忙,也就没再关注这件事,直到三个月过后,我老婆对我说,闺女怕是有问题呢,每天下午太阳一落山就开始说胡话,到了晚上还有男人在她房里说话,那根本不是她再看电视,后来我把电视机抱走了,可是到了晚上,她房间里还是有男人说话!

 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决定找个人给她驱驱邪,我是做偏门生意吃江湖饭的人,知道旁门左道的骗子多,要想找个真正有本事的高人不容易,后来有人说赵家村有个高人叫张疯子,我就去慕名拜访你,结果不凑巧,您不在家,我等不及,就找了另外两个师父,结果都没摆平,事情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  师父点了点头,他沉吟了一下说:“你供养的那玩意是在放在家里的吗?”

  “没有,没有……我怎么会把它放在家里呢?这东西我是不会拿回家的!”看得出刘宝斋对自己供养的鬼宠也很忌讳。

  我师父问道:“那你放在什么地方了?”

  刘宝斋说:“放在公司里了,这玩意就是让它生财的,自然是要放到公司嘛!”

  师父想了想说:“你女儿在生病之前到你公司去过吗?”

  “没有,她从来没去过,我那公司乌七八糟的,怎么会让一个女孩子到那种地方去呢!”刘宝斋非常肯定的说。

  师父眉头微蹙:“这就奇怪了……没有接触灵体怎么中邪?”

  刘宝斋的老婆眼光有些闪烁,她看了师父一眼似乎有话想说,又好像不敢说。

  师父看着刘宝斋老婆说:“邪灵的来路不查清就没法处理,我们做这种事情就跟断阴阳官司一样,要断的清清白白才行,如果你家闺女没有去过你的公司,那就不可能和你养的那玩意有接触,那她身上沾染的邪灵是从哪里来的?”

  师父这么一说,刘宝斋的老婆就憋不住了,她吞吞吐吐的说:“其实……其实三个月前我让孩子到公司去过一趟的。。”

  “啊。。你怎么让孩子到那种地方去?那种地方是女孩子能去的吗!”刘宝斋瞪着一双灰蒙蒙的眼睛责怪道。

  “还不是怨你,你整天寻花问柳的夜不归宿,人家心里不踏实嘛。。”刘宝斋的老婆一脸委屈的说。

  “那你也不能支使孩子去那种地方监视我啊。。真是个瓜婆娘!”刘宝斋怒道。

  “好了,别吵了,只要事情搞清楚了就好。。”

  师父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哗啦一声脆响,好像有人把碟子狠狠的扔在地,打的粉碎。

  声音是从刘宝斋闺女的房间传出来的,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,刘宝斋的老婆向她闺女的房间瞥了一眼说:“是她发脾气了,她自从生病以后脾气变得非常暴躁,经常摔盘子打碗的。”

  “她这是啥意思?”我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“要吃的,只要给她送一顿好吃的就好了。”刘宝斋的老婆说。

  师父拿起那张刚画好的符箓说:“那好,她不是要吃的嘛,你给送点吃的进去,趁他不注意把这张符咒贴到的脸上,你闺女的房间我们不好进去,这事就靠你了!”

  谁知道刘宝斋的老婆连连摇头,一脸惊恐的说:“不行,不行……我不敢靠近的,每次给她送吃的都是被她撵出来的,走的慢了她就要打人!”

  “我去,自己的闺女还怕成这样,真没出息!”

  刘宝斋从师父的手里接过符咒,藏在背后,顺手端了一盘水果向他闺女的房里走去。大家有些紧张,紧紧的盯着走廊深处的那扇门,目送着刘宝斋进了房间,希望他能够尽快得手手。

  刘宝斋进去不久,忽然传来一声毛骨悚然的厉叫,我还以为刘宝斋已经得手,还没来得及兴奋就听到“哗啦”一声脆响,又是盘子打碎的声音,接着就听到刘宝斋鬼哭狼嚎杀猪一般惨叫起来。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