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小道士笔记>目录>

8.第8章 关门捉鬼

8.第8章 关门捉鬼

小说:小道士笔记作者:潜水鱼字数:3238更新时间:2017-03-02 07:21:11

  

  我一听吓了一跳,怪不得黄毛这么大戾气,原来是横死鬼上身!当下不敢怠慢,赶紧找来黄纸和朱砂,用清水化了,酒疯子笔点朱砂,龙腾凤舞,在黄毛前心后背一连画了好几道神符,然后又在黄纸上画了两道神符,一道镇住大门,一道镇住窗户。

  做完这一切,酒疯子才松了一口气,他掏出香烟,给我扔了一支,自己点燃了一支。

  我抽了几口烟,才压住惊悸不安的情绪,无意间撇了一眼窗,发现窗幔竟然无风自动,门外的电梯几乎每隔几分钟都会响一次电铃,就像有无数人在频繁上下楼,我跟酒疯子大眼瞪小眼,因为这一切现象都很不正常。

  “他奶奶的,这小兔崽子平时都招了些什么啊,这么阴魂不散的!”

  我一听更加紧张了,脊背上一股凉气冒了上来,禁不住哆嗦了一下,酒疯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:“瞧你那出息,老鼠胆子?”

  我苦着脸说:“师父,你也不看今晚这架势,你是身经百战了,我还是第一次呢,能有这个表现都不错了!”

  酒疯子嘿嘿一笑说:“也是啊,对你要求太高了点。。”

  见我一脸紧张,就说:“放心吧小子,我已经在房子里布下了避鬼阵法,什么猛鬼也近不了身,睡觉吧,等天一亮咱们就回家,这里不方便给他驱邪,挣钱的事以后再说!”

  酒疯子说完,放心大胆的往床上一躺,不大一会就打起了呼噜,我辗转反侧,听着外面的电梯每隔几分钟响一次电铃,一夜未眠。

 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了宾馆,黄毛依然昏迷不醒,我只好背着他到汽车站,酒疯子临走的时候向窗外撒了一把冥币,我好奇的说:“师父,你怎么撒这东西?这可是大城市,抓住要罚款的!”

  师父说:“小子,这叫‘迷路钱’,昨晚那帮‘朋友’捡了钱就不会跟着咱们了!难道你还想把它们也带回去?”

  我嘿嘿一笑:“师父,还是你高明!”

  我们到了长途汽车站,坐第一趟班车回家,本来只需要四个小时的车程,但是一路上很不顺利,堵了一路的车,后来才知道前面出了车祸,折腾了五六个小时,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了。

  走到一半车程的时候黄毛就醒了过来,下车的时候就已经能够自己走路了,只是病焉焉的,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,

  师娘一看外甥就像害了大病一样,顿时吃了一惊。

  “哎呀,这娃怎么了。。怎么成这样了?”

  师父黑着脸说:“遇到脏东西了,你先烧一锅开水好好给他洗洗!”

  师娘一听,心照不宣,赶紧烧了一锅柚子水,然后用艾草点燃,在黄毛身上绕了三圈,再把煮好的柚子水放在一个大木盆里,让黄毛坐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。

  虽然折腾了一个够,但是效果并不明显,黄毛上午还算正常,下午就开始发烧说胡话,浑身跟打摆子一样缩成一团,一连两天都是如此。

  “我是不想下狠心,还不依不饶了!”

  我师父有些恼火,他让师娘拿筛子把门罩住,然后拿出七根柳木钉,用五色线捆成一揸,前门钉七根,后门钉七根,

  我知道门口挂筛子是辟邪的,一般死人出殡的送葬队伍如果要经过门口,都要在门口挂筛子,就是避免不干净的东西进了屋子,可是师父现在让挂筛子我不明白什么意思。

  “师父,是要把不干净的东西挡在门外吗?”我疑惑的问。

  “已经进了来!”师父说。

  “啊。。已经进来了,你不是散了迷路钱吗?难道还有不贪财的?”

  师父疑惑的说:“我也觉得奇怪,这兔崽子本是百鬼缠身,我撒了迷路钱之后,基本都被打发了,只有这只鬼死缠烂打,居然跟上门了,等下捉住它盘问一下就知道了!”

  师父把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,原来是要捉鬼的架势,我一听兴奋了起来,怀着强烈的好奇心,想看看师父怎么捉鬼?

  师父点了三根香,嘴里念着缉鬼咒:“天灵灵地灵灵,三清师祖现法身,更有天师张道陵,弟子卫道缉恶鬼,还忘师祖看分明!”

  师父说完,用一块黑布罩在昏迷不醒的黄毛身上,然后用一根点燃的香头在黑布上轻轻一点,黑布上冒起了一股青烟,黄毛噌的一下跳了起来,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,就像被烫着了一样,但是这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!

  我觉得有些奇怪,难道黄毛被一个女鬼俯身了?

  师父沉着脸说:“你看我是把你放在火里烧呢还是放在锅里煮?”

  “黄毛”顶着一块黑布忽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似乎惊恐至极,连连求饶道:“师父,你法力高深,有好生之德,请你放过小女子一马!”

  “说,你是哪方人氏?我好生待你,给你们这些横死鬼散发路费,让你们回去好好过日子,别人都回去了,为何你还跟着我苦苦纠缠?”师父拿着香火逼问。

  “师父,不是小女子纠缠不休,师父法力高深,小女子尾随不去,实想求师父帮我一个大忙。”

  “黄毛”声泪俱下,说着咚咚的磕起头来,不但声音变成了女人,而且举手投足完全是一个小女人姿态。

  这个女鬼倒是很实在,两下就把黄毛的额头叩起了两个鸭蛋大小的紫包,只是这身体不是她自己的,倒是苦了黄毛。

  我师父连连摆手说:“好了好l,别叩了。。不是你的身体你倒是不心疼啊,再叩把我外甥脑瓜子都叩坏了!你有啥苦衷?尽管说来!如果我能帮你就尽力帮你,如果帮不了你也别怨恨!”

  “师父一定帮得了的,我一路跟随师父,知道师父不是坏人,才敢出言相求,师父若不帮我,小女子就是走头无路了,一定会赖在师父家不走,反正你的宝贝外甥挺好色,我倒是可以陪陪他。。”

  “咳咳。。你有啥话就直说吧,别说那些没用的。。”师父的面子有些挂不住,连忙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“我叫小红,本是江南女子,虽然不是大家闺秀,但从小生的水灵,喜欢音乐舞蹈,家里虽然不富裕,但是父母还是满足了我的心愿,让我在16岁那年报考了艺校,我一心想成为明星报答父母,没想到两年艺校生活,让我看到了残酷的现实,要想成为明星太难了,梦想破灭后,我学会了浮华和攀比,学会了抽烟喝酒,谈男朋友,后来我找了个有钱人,再后来这个男人就抛弃了我,我那时候死心塌地的跟他,对他是真好啊。。”

  女鬼说道这里泪如雨下,哽噎着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是那个男人害了你?”我师父问道。

  “不,他只是抛弃了我,但是并没有害我性命,害我性命的另有其人,但是我更恨他,他是一个生意人,为了了生意上的好处,居然把我送给一位有钱有势的人当玩物,我才堕落风尘,被人所害,他们一个也跑不了,我要杀了他们!”女鬼变得狰狞起来。

  “我跟这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做了五年情妇,已经二十七岁了,我最好的年龄都毁在了这两个贱男人身上,我想跟第二个男人结婚,可是他有妻室,又是个当官的,他担心我坏他前程,就把我骗到山上把我杀了,我恨啊!”

  “黄毛”说道这里,咬牙切齿,伸出两只细长的爪子,在空中比划着。

  “所以你就经常到酒吧害人?”师父问道。

  “是的,我是个横死鬼,家里都不知道我这几年在干什么,更没人为我超度,我没法投胎,只能找替死鬼,酒吧那些女人都是醉死梦生的,好上身,那些寻找刺激的女人就像当年的我,虚荣,贪图享受,我就附在她们身上,专门去害那些好色男人。”

  “唉,冤有头债有主。。你不应该找无辜的人发泄怨气。”我师父叹了口气说。

  “那个抛弃我的男人已经让他付出了代价,那天晚上我让他撞死了很多人,现在已经关在大牢里了,哈哈哈。。”女鬼冷森森的笑了起来

  “那个出车祸的胖子就是抛弃你的男人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是的,就是他,我恨他!我恨他把我送给了那个当官的,那个当官的煞气太重,有人高人保护他,我近不了身,我恨啊。。”黄毛脸上青筋暴露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。

  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既然做了鬼,还是早早投胎为好,贫道愿意为你超度,你看如何?”我师父和颜悦色的说。

  “不行!他们都得死!他们不死我就不投胎,我会让更多人的去死!”

  “黄毛”像个狂怒的母兽,尖着嗓子咆哮道。

  酒疯子怒道:“你就不怕我一把火把你烧的魂飞魄散?”

  “我既然敢找上师父,就是豁出去了,我已经死于非命,就剩下一缕冤魂,你既是把我烧了煮了我也不离开你家,除非你替我申冤报仇!”“黄毛”摆出一副硬死不屈的架势。

  酒疯子沉吟良久,然后才说:“小红,你的戾气太大,那胖子有三年牢狱之灾,要想因果了断,恐怕只能等到三年以后了,在这三年期间你要听从我的管束,不能再害人了,否则戾气太大,我既是有心帮你,也无力从心啊!”

  “师父,只要你愿意帮我,让我干什么都行!”顶着一头黑布的“黄毛”,鸡啄米似得连连点头。

  酒疯子说:“我要帮你养魂,你的戾气太大,阴人阳性,有违阴阳之道,不利超度,我把你装进坛子,沉入古井三年,你可忍受得主寂寞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